快捷搜索:

阳光股份“绣球”抛出,京基集团能否接住?

原标题:阳光股份“绣球”抛出,京基集团能否接住?

中新经纬客户端4月2日电 (赵竞凡)业内公认的“壳资源”阳光股份今日复牌,有望终结其“无主”时代的京基集团却未转正。

阳光新业地产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阳光股份)今日公告称,截至4月1日,公司第一大股东尚未与京基集团签署合作意向书、框架协议及正式协议。深交所随后发布关注函称,阳光股份需就本次股权转让的真实性、可行性等问题做出说明。

阳光股份复牌提示性公告 截图来源:Wind

入主之路,道阻且长

京基集团的阳光股份入主之路,可谓道阻且长,其对阳光股份实控权的追逐始于2017年。当年10月,阳光股份发布关于重大资产重组进展暨延期复牌的公告,称将以支付现金的方式收购京基集团旗下全资商管公司京基百纳100%股权。

京基?百纳广场 截图来源:京基集团官网

作为收购方的阳光股份,此时资产总值仅为73.65亿元,而被收购方京基百纳,估值却已达到150亿。这一“蛇吞象”色彩浓厚的收购行动,被业内认为是京基集团意图“借壳”的动作。不过,前述计划最终流产。

作为一家老牌A股上市公司,长期无实控人、市值低(仅为50余亿元)的特点使其成为同业眼中理想的“壳资源”。公开资料显示,阳光股份自2015年至今,一直处于无实控人状态。目前的第一大股东是ETERNAL PROSPERITY DEVELOPMENT PTE.LTD。(下称:ETERNAL PROSPERITY),持股比例为29.12%。

哪里有壳资源,哪里就有“抢壳”的欲望。事实上,京基集团还有一个强有力的对手——福建房企旭辉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后者通过不断增持的方式已成为阳光股份第二大股东,最新持股比例达12.03%,还一度谋求入主阳光股份董事会,奈何五名候选人均被否决。

不过,二者的入主心思均未得偿所愿。眼看阳光股份“空窗期”仍将延续,一则公告为事件带来转机。今年3月26日,阳光股份公告称,其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正与京基集团筹划转让其持有的阳光股份29.12%股份事项。同日,阳光股份停牌。这一举动被业界视为将实控权“绣球”抛给了京基集团。

4月2日,阳光股份正式复牌,随之而来的却不是交易落定的消息,而是仍未签署合作意向书的通告。

据阳光股份今日发布的复牌提示性公告,其于4月1日收到第一大股东ETERNAL PROSPERITY《通知函》,称截至《通知函》发出日,后者尚未与京基集团签署合作意向书、框架协议及正式协议。

随后,深交所向阳光股份发出关注函,称后者需函询收购方京基集团,并就本次股权转让的真实性、可行性及京基集团的收购目的、必要性、未来就同业竞争问题拟采取的解决措施等做出说明。

深交所提及的“同业竞争问题”,是指京基集团与阳光股份、康达尔这三家主营业务均为地产的三方是否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问题。

转机已至,前路未定

2018年11月,京基集团拿下康达尔(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康达尔)控股权之后,康达尔在《关于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变更的公告》提出,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5年之内且本承诺人(京基集团)直接或间接控制上市公司期间,本承诺人将以届时法律法规允许的各种方式解决与上市公司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

截至目前,京基集团尚未对其与康达尔之间的同业竞争问题做出详细说明及安排。随后,京基集团又加码推动收购阳光股份。阳光股份以地产为主业,这一点与康达尔类似,若京基集团入主阳光股份,则其将拥有两家存在同业竞争或潜在同业竞争关系的上市公司。

资料图 中新经纬 王潮 摄

中国证监会《上市公司治理准则》规定,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应当采取有效措施避免同业竞争,而《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规则》也规定,上市公司披露交易事项时应提交“交易对方的情况、交易标的基本情况、协议主要内容、交易完成后可能产生同业竞争及相关应对措施的说明”。此次深交所的关注函,正是针对前述情况发问。

在与康达尔同业竞争问题尚未妥善解决的当下,京基集团对阳光股份的收购会不会受到影响?北京盈科(上海)律师事务所全球合伙人郭韧对中新经纬客户端表示,仍需进一步观察,但关键在于能否就同业竞争向监管层提出符合其规定的解决方案。(中新经纬APP)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